大漠深处,栽下3万株樟子松(我们的2020)

                                                    温枢刚表示,在2030年碳达峰、2060年碳中和目标的指引和倒逼下,非化石能源、绿色能源将迎来巨大发展空间。

                                                    着力打造具有沧州特色的制造业基地。围绕做大做强“6+5”市域主导产业,实施产业基础再造和产业链提升工程,构建形成大中小、上下游、产供销企业协同发展的稳定生态,着力打造一批500亿元、千亿元级产业集群。加快发展“18+7”县域特色产业,“一业一策”制定升级支持方案,全力做好“建链、强链、延链、补链”文章。

                                                    根据《国家防汛抗旱应急预案》及有关规定,国家防总决定于10月12日12时启动防汛防台风Ⅳ级应急响应,派出2个工作组分赴海南、广东省协助开展防汛防台风工作。国家防办向海南、广东、广西、福建防指发出通知,要求扎实做好台风防范各项工作。国家防办、应急管理部12日召开会商调度会,与水利部、中国气象局会商研判风雨水情,视频连线海南、广东、广西、福建等地防指,进一步安排部署台风“浪卡”防御工作。国家防总秘书长、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兼水利部副部长周学文主持会议。会议强调,相关地区要高度重视台风“浪卡”防御工作,密切监视台风发展动态,加强会商研判和预报预警,及时启动应急响应,强化应急值守和安排部署;要突出抓好大风、巨浪、风暴潮、中小河流洪水、城市内涝等灾害防范,抓紧组织船只与海上作业人员回港避风和危险区域人员转移;要突出抓好山洪地质灾害防范应对工作,压实基层转移避险责任,落实群测群防措施,坚决避免人员伤亡;要做好水库(水电站)、江河堤防、海堤等防洪工程巡查防守,有序关停旅游景区、在建工地,确保安全;要预置抢险救援力量,扎实做好抢险救援救灾各项准备。

                                                  大漠深处,栽下3万株樟子松(我们的2020)

                                                  原标题:大漠深处,栽下3万株樟子松(我们的2020)塞上隆冬,北风狠劲儿刮,郭建军穿上大棉袄,戴上雷锋帽,铁锨肩头一扛,剪刀口袋一揣,踩着绵软的沙丘,走进了毛乌素沙漠。

                                                  他要做啥?修枝剪杈。 “大漠里种树,再苦再累,也不能退。 ”今年50岁的老郭憨厚一笑。 2020年,凭着这股子韧劲儿,他一口气在大漠里新栽了3万株樟子松。

                                                  老郭人称“犟板筋”。

                                                  村里人都说,老郭认准的事,八头牛也拽不回。 老郭所在的村子叫毛团村,地处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毛乌素沙漠南缘。 “犟板筋”老郭打小就认准一个理:要把日子活出味儿,就得种树。 这话其实是老郭的祖父郭成旺说的。

                                                  郭成旺今年100岁,当年也是“犟板筋”。

                                                  1984年,他带领儿孙开始治沙时,老郭还是个跟在队尾赶骡车的少年。 那阵子,毛乌素黄沙蔽日、狂风嘶吼,大漠每年前移十几米,向南蚕食毛团村。 “出去犁地,风沙一刮,把壕沟全埋了。

                                                  犁不成只得回家,到屋门口才看清,人回来了,牛不见了。 ”那一年,年过花甲的郭成旺发动全家30多口人,签下万亩治沙合同,要进沙窝里种树。

                                                  “有时栽一坡杨树枝,转过夜去看,整个沙梁都吹跑了。

                                                  咱就再栽、再种!不信胜不过它!”郭成旺说。 一晃30多年,当初种下的上百万株杨树、沙柳,早已郁郁葱葱。 近些年,祖父、父亲年迈,郭建军又扛起了万亩林场的“绿色大旗”。

                                                  “爷爷种杨树,控制了流沙。 我种松树,要让林子四季常青。 ”2020年开春,老郭叫上几位帮工,开着大卡车运回一捆捆松苗。

                                                  远远望去,林场里碗口粗的老杨树,枝干日渐苍老;樟子松套种其间,新苗嫩芽抽绿,生命力盎然勃发。 春日好时节,老郭叫回儿子郭涛抢农时。

                                                  郭涛25岁,戴着黑框眼镜,文质彬彬。

                                                  看起来年纪轻轻,却是“老把式”了,跃上一人高的轮式拖拉机,左手扶方向盘,右手利落挂挡。

                                                  “从小耳濡目染,看见树苗就亲近。

                                                  ”郭涛的驾驶室后,配有自动打坑机,5秒打一个树坑。 老郭紧随其后,栽苗培土,父子配合默契。 2020年,算上新种的数万株幼苗,林场的樟子松已达40万株。

                                                  “第一步栽杨树,求‘生’。

                                                  第二步种松树,求‘绿’。 ”郭涛向老郭提议,“下一步,该种果树,求‘富’。

                                                  ”小伙子托外地朋友寄来几十株葡萄苗、上百株桃树苗。

                                                  大半年下来,实验田里一尺出头的幼苗,个个蹿到了一米高。 “2020年在沙漠里试果树,真是头一遭。

                                                  ”看着林场的“新杰作”,父子俩乐开了花。

                                                  时光流转,昔日毛乌素沙进人退,寸草不生;几代人辛勤浇灌、挥洒青春,终换来林海茫茫。

                                                  有数据显示,2020年榆林沙化土地治理率已达%。

                                                  这意味着,毛乌素沙漠即将从陕西版图上“消失”。 几十载光阴,无数名治沙英雄接续奋战,携手将陕西的“绿色版图”向北推进了400多公里!这个好消息,老郭是从电视上得到的。

                                                  他趴在爷爷耳朵上,一字一句讲给老人听。

                                                  百岁的郭成旺点点头,眼眶有些湿润:“沙窝风再大,咱都没怕过!它把咱骡车掀翻,咱就把它撵跑!”正值寒冬,站上沙梁眺望,杨树林一望无际,虬枝苍劲;樟子松探着脑袋,迎风摇曳。

                                                  林场的沙梁上,矗立着一根木头旗杆,一面五星红旗迎风招展。 “在林场升国旗,我们已经坚持了20多年。

                                                  ”老郭说。 大漠苍茫,碧空如洗,各类草木在沙漠深处蔓生,点点绿意,更衬得这抹红色格外鲜亮。 《人民日报》(2021年01月30日第04版)(责编:左瑞、邓楠)。

                                                  大漠深处,栽下3万株樟子松(我们的2020)

                                                      对于基层农林牧副渔、水利等专业技术人才,着力解决评价标准过于追求学术化问题,重点评价其专业知识素养、技术推广(成果转化)、机制模式创新、培育典型、技术信息咨询、决策咨询、技术问题解决等方面的能力,专利成果、标准规范以及高质量的检验检测风险评估报告、项目报告、培训教材、推广规划(计划)、调查研究报告等,均可作为评价能力的业绩成果。  单独分组、单独评审、单独确定通过率  政策明确,符合条件的基层事业单位专业技术人才也可自主选择按照定向评价标准或者非定向评价标准申报职称。但是,基层事业单位专业技术人才申报高级职称,必须实行按岗申报、评聘结合。  对基层人才关心的评价渠道问题,朱从明介绍,对于乡村教师,正高级职称在全省中小学教师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会进行评审,评审实行单独分组、单独评审,由省职称办单独确定评审通过率。副高级职称下放至各设区市的中小学教师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会进行评审,评审实行单独分组、单独评审,由省职称办单独确定副高通过率。

                                                    3月8日,在山西工商学院党史学习教育馆内,雕塑、场景、三维立体影像、触摸屏等立体化、新科技展陈,生动形象地展示了中国革命艰苦卓绝奋斗历程。

                                                  大漠深处,栽下3万株樟子松(我们的2020)